台灣台北縣淡水北新莊地方望族的盧仲蘭簡述:

 

盧化卻的二弟盧化二居住在上盧鄉,住在蘇營盧化二的孫子盧廷甫帶著22歲的兒子盧神機(諱名盧泰神機)1787921(應該是農曆) 從福建同安遷到淡水,在淡水鎮公里的子頭上陸, 因為舟車勞頓身體不適盧廷甫就在渡台當天過世,當時盧泰神機身上沒帶什麼東西,也沒什麼技能, 盧泰神機就只能先在淡水作長工,一開始寄宿在別人家,過了幾年才遷居到北新莊。所以北新莊的祖厝是盧氏後人在台灣的第一個家 盧泰神機娶了兩個老婆,第一個元配還沒娶進門就死了,只有14歲,第二個老婆才是祖媽, 祖媽江氏是一個熟番死後沒有葬在祖廟,而是葬在番廟裡, 根據猜測江氏很可能是凱達格蘭人, 盧泰神機和江氏生了五個兒子, 長子盧仲蘭和三子盧仲吉留在村內 五子盧仲長、次子盧仲恍和四子盧仲賓都遷到外地住。

 

盧仲蘭是五個裡頭最聰明,最精明的。相傳他的妻子在某天突然看到天敞了開來,然後有條龍飛過,當盧仲蘭趕來時 只見到龍尾了。 久候盧仲蘭生了盧金姣和盧金良兩兄弟,盧仲蘭一直種田、買賣土地,賺了錢 ,變成北新莊的大地主 最發達時,三芝鄉三個村的地, 有大半都盧仲蘭的,而且在日本統治時代 北新莊盧氏是地方最大望族,路燈還從淡水牽到好幾公里遠的北新莊裡。 盧氏家族更積極發展產業,擁有北新庄子大量山林士地,也積極培植子弟就學, 不少子弟擔任醫生、教師,在盧根德擔任三芝庄長、鄉時代最為鼎盛。 盧平治,曾在1901∼1909年及1916∼1917年兩度出任北新庄子區區長,是北新庄子最早桶柑栽培種植的推動者,極獲當時日本政府的肯定。 盧秋桂,醫學校畢業,曾任淡水街協議會員、淡水郡醫師會會長、台北縣醫師公會理事、淡水一信理事。 盧根德(1895-1954),國語學校師範畢業,歷任小基隆、北新庄公學校老師,1925年任三芝庄助役(秘書), 1929年任三芝庄庄長,任內積極開拓建設三芝的交通,北新庄仔到小基隆、 小基隆經橫山到石門的道路,就是盧根德庄長時代建設的。 贏得鄉民肯定及推崇,戰後也當過台北縣議員、台灣省議員等職。 盧仲蘭的後裔盧楊柳在日本時代當保正,等於現在的村長,戰後也當過縣參議員。 還有盧修一,巴黎大學政治學博士,歷任文化大學副教授、立法委員。 他還成立白鷺鷥文教基金會,積極發揚本土藝術文化。 以上等人都是北新莊盧氏後裔典範。

不幸的是, 到了國民黨據台後,施行三七五減租、徵收地主土地等政策, 造成許多北新莊盧氏宗親被迫以賤價賣地, 宗親們失去農地耕種,頓失經濟依靠。因為生活窘迫,造成許多宗親被迫離鄉背井到外地謀生,北新莊的盧氏宗親外遷到台北縣市各地,甚至有到中南部、桃竹苗、宜蘭。遭逢國民政權強徵土地,失去農地,這也算事時代的悲劇。

 

後來前立法委員盧修一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長,他看著北新莊盧氏的家道中落 痛心疾首就發誓要中興盧氏家族,後來和健泰企業創辦人盧健珉,村長盧政忠等賢達共同建立了盧氏家廟,也完成北新莊的盧氏家族譜 ,在盧仲蘭後裔大家共同努力之下,才能完成這些珍貴資料

 

 

 

台灣淡水三芝廷甫公派下簡述:

 

盧廷甫、盧神機父子原籍福建省泉州府同安縣十三都西溪堡上盧鄉(現今福建省廈門市集美區後鎮石彎水庫),於西元1787農曆927 渡台,在台北淡水仔頭(現今新北市淡水區公里)登陸,廷甫公上岸沒多久就逝世,其子神機公將老父安葬在今淡水捷運線軌道附近,骨灰現已遷入三芝祖廟;神 機公後來芊蓁里受為長工,並前往忠寮開墾,為人幹練實在,得到某捕頭欣賞,便打算將女兒下嫁給他,但是結髮妻子還未過門便已病逝,神機公後來娶妻 婚,之後前往北新莊開墾,娶原住民籍的江雅為妻,生下五男,分別為仲蘭、仲、仲吉、仲長、仲賓。長子仲蘭便為後來北新莊盧氏開基始祖;盧仲蘭聰明幹練,他的妻子陳昧也是有福 份 的人,陳昧有次在北新莊某草坪發現天門乍現,天上陽光直射大地,彷彿有什麼大事要發生,陳昧很快地走過去查看,卻發現只見到神龍的尾巴,看不見神龍的全 貌,後來她告訴丈夫說這裡會是塊福地,丈夫便在這裡蓋祖定居,並在當地種橘子和茶葉,用賺來的錢買賣土地,最後傳到他兒子盧金、盧金良時,他們變成擁 有 一千甲 土地的富農;盧仲蘭的子孫也因此享有福蔭,有的成為老闆,有的成為教職人員,也有人在政府機關擔任重要職位,成為三芝鄉當地不可忽視的在地群體;其中有前三芝鄉長盧根德、前立法委員盧修一為代表性人物,北新莊盧氏之光。至於盧仲、盧仲吉、盧仲長兄弟則前往三芝鄉其他村落開墾務農,後來慢慢向外遷徙到淡水、三重、新莊、土城地區;新北市三重區永福里長 盧進益 先生為盧仲吉裔孫;傳至目前十代約1000丁口。

 

 

盧氏家廟祠廟概況 /  盧府壽堂














盧金良祖公墓 /  盧水井阿祖墓



盧金良祖公墓


子孫們在掃墓,盧水井阿祖墓及正房妻墓偏房妻墓


盧水井阿祖墓及正房妻墓偏房妻墓

 

 

北新莊的盧氏族譜 【盧仲蘭派下族譜 】

 

盧廷甫(?~1787)

盧神機第一代(1765~1835)

盧仲蘭(1797~1871) 、盧仲恍、盧仲吉、盧仲長、盧仲賓第二代

盧金姣、盧金良 (1834~1877 又名盧金龍)第三代【父親盧仲蘭】

盧聲廳、盧聲房、盧聲戶、盧聲四第四代【父親盧金姣 】

盧家齊、盧平治、盧泉發(1868~1920) 、盧水井、盧火條、盧星豆第四代【父親盧金良 】


【盧聲廳派下】

盧火賽、盧玉贊、盧烏番、盧秋桂、盧春日、盧玉灶、盧天助、盧再興第五代【父親盧聲廳】

盧添丁、盧百敏、盧盈金、盧定宗、盧添地、盧添裕、盧添杓第六代【父親盧火賽】

盧金木、盧慶寶、盧瓊居、盧萬益、盧萬經第六代【父親盧玉贊】

盧苑然、盧清山【父親盧烏番】盧春元、盧川澤【父親盧秋桂】盧榮芳第六代【父親盧春日】

盧振慶、盧振芳、盧榮洲、盧榮吉第六代【父親盧玉灶】

盧清祥、盧清德、盧清彥、盧清平第六代【父親盧天助】

盧啟民、盧舜民、盧秀民、盧振民第六代【父親再興】

盧得勝【父親盧添丁】盧誠一、盧信次、盧銘富、盧銘賢【父親盧百敏】第七代

盧穎吉、盧靜雄、盧倍弘、盧志昌第七代【父親盧定宗】

盧振山、盧振田【父親盧添地】盧永發【父親盧添裕】盧展龍、盧偉斯、盧偉盟第七代【父親盧添杓】

盧忠義【父親盧金木】盧德雄、盧博明、盧吉元、盧國雄【父親盧慶寶】第七代

盧哲雄【父親盧瓊居】盧健昌、盧健志【父親盧萬經】第七代

盧明燦、盧璟璋【父親盧苑然】盧牽治【父親盧清山】第七代

盧佰?、盧世英、盧忠誠【父親盧春元】盧克明、盧克賢【父親盧川澤】第七代

盧正昌【父親盧榮芳】盧宏龍、盧宏明【父親盧振慶】第七代

盧宏惠、盧宏陽【父親盧振芳】盧宏隆、盧宏輝【父親盧榮洲】第七代

盧武雄、盧正雄、盧義雄【父親盧清德】第七代

盧光宏【父親盧清彥】盧廣豪、盧志偉、盧維倫【父親盧清平】第七代

盧弘仁、盧弘信【父親盧啟民】盧志誠、盧永誠【父親盧舜民】第七代

盧昭明、盧昭賢【父親盧秀民】盧俊宏、盧俊旭【父親盧振民】第七代


【盧聲房派下】

盧塗票、盧有生、盧玉潤、盧鏘銘第五代【父親盧聲房】

盧金獅、盧金龍【父親盧有生】盧安南、盧添順【父親盧玉潤】盧燈城、盧燈暀誑N【父親盧鏘銘】

盧國榮【父親盧金獅】盧俊雄、盧俊傑【父親盧金龍】盧占開、盧占川七代【父親盧安南】

盧廣源、盧振義、盧振益、盧振忠、盧振興【父親盧添順】盧榮林、盧正忠【父親盧燈城】盧文祥、盧文瑞七代【父親盧燈晼j


【盧聲戶派下】

盧玉撬、盧玉田、盧鐵樹、盧根德(1895~1954)第五代【父親盧聲戶】

盧阿楓、盧錦鄰第六代【父親盧玉撬】

盧清海、盧水蟳、盧水埤、盧重憲、盧廷芬、盧學堯第六代【父親盧玉田】

盧永賀、盧振榮第六代【父親盧鐵樹】

盧省三、盧龍雄第六代【父親盧根德】

盧拱辰、盧慶忠、盧慶熙、盧慶全、盧慶明、盧慶隆、盧慶川第七代【父親盧阿楓】

盧俊彥、盧光昭、盧俊宏、盧光輝第七代【父親盧錦鄰】

盧邦賢、盧邦昭、盧忠男第七代【父親盧清海】

盧鍾奇、盧能書、盧龍通第七代【父親盧水蟳】

盧光男、盧光義【父親盧水埤】盧文堅、盧文松、盧文程第七代【父親盧重憲】

盧明武【父親盧廷芬】盧自建、盧志勝第七代【父親盧學堯】

盧元興、盧秀雄【父親盧永賀】盧修一(1941~1998)第七代【父親盧振榮】

盧忠宏、盧昱宏第七代【父親盧龍雄】


【盧聲四派下】

盧玉圳、盧玉宙、盧玉瑞、盧灶成第五代【父親盧聲四】

盧泉附、盧宮義、盧嘉林、盧振諒、盧恭敬【父親盧玉圳】盧丁山第六代【父親盧玉宙】

盧宗炮第六代【父親盧灶成】

盧倫敦、盧水坑、盧漢陽、盧火旺第七代【父親盧泉附】

盧德昌、盧錦里、盧慶裕、盧德勝、盧金福第七代【父親盧宮義】

盧慶塘、盧宮清、盧榮華、盧火財、盧慶和第七代【父親盧嘉林】

盧標郎、盧金火、盧欽鍊【父親盧振諒】盧金木、盧銘錙第七代【父親盧恭敬】

盧得志、盧得庵、盧得傳、盧源吉第七代【父親盧丁山】

村長盧政忠、盧晃第七代【父親盧宗炮】


【盧家齊派下】

盧允紅(又名盧柑摭)第五代【父親盧家齊】

盧俠、盧儉第六代【父親盧允紅】

盧秋蘭第七代【父親盧儉】


【盧平治派下】

盧允棟、盧允霞第五代【父親盧平治】

盧瓊瑩、盧瓊宗、盧誦堯、盧行堯、盧是堯第六代【父親盧允棟】

盧經邦、盧椅椐、盧椅舜、盧仁傑第六代【父親盧允霞】

盧哲宜、盧德宜【父親盧瓊瑩】盧國珍、盧國寶第七代【父親盧瓊宗】

盧維籓、盧維屏、盧維翰【父親盧誦堯】盧克明、盧煌明第七代【父親盧行堯】

盧憲冠、盧廣冠【父親盧是堯】盧獻鍾、盧根鍾、盧文鍾第七代【父親盧經邦】

盧正桂、盧正芳、盧正川【父親盧椅椐】盧春寶第七代【父親盧椅舜】


【盧泉發派下】

盧玉坤、盧選塘、盧添英第五代【父親盧泉發】

盧阿溪、盧丙寅、盧卯、盧鴻麒、盧鴻甲、盧六郎第六代【父親盧玉坤】

盧清雲、盧炎山、盧忠義、盧四川第六代【父親盧選塘】

盧頭、盧富田第六代【父親盧添英】

盧東漢、盧銘煌、盧銘賢、盧銘勳、盧銘芳第七代【父親盧丙寅】

盧良城、盧燦松、盧世忠【父親盧卯】盧偉章、盧偉仁、盧偉中第七代【父親盧鴻麒】

盧伯福【父親盧鴻甲】盧敏生、盧建誠【父親盧六郎】盧俊生、盧俊德第七代【父親盧清雲】

盧啟明、盧明章【父親盧炎山】盧俊男【父親盧四川】盧信德第七代【父親盧富田】


【盧水井派下】

盧楊柳、盧新松(1901~1994)、盧京州、盧煙地、盧榮雅第五代【父親盧水井】

盧健璨、盧健珵、盧健珍、盧健珉、盧健琰、盧健珪第六代【父親盧楊柳】

盧鏗鎗、盧鏗鏜(1928~2013)、盧華川第六代【父親盧新松】

盧光輝、盧光耀、盧光炤、盧光煌、盧光眩、盧光映第六代【父親盧京州】

盧昭洋、盧昭儒、盧昭統、盧昭堯第六代【父親盧煙地】

盧振彬、盧俊列第六代【父親盧榮雅】

盧弘國、盧弘喬、盧弘欣第七代【盧健璨】

盧孝信、盧敏嘉、盧貞夫、盧明昌第七代【盧健珵】

盧志岳、盧明華、盧俊宏第七代【盧健珍】

盧啟華主委、盧啟智 (又名盧學逸)第七代【盧健珉】

盧志忠、盧志偉、盧志丞【父親盧健琰】盧丞盛【父親盧健珪】第七代

盧世進、盧信吉【父親盧鏗鎗】盧春安、盧春吉【父親盧鏗鏜】盧永峰第七代【父親盧華川】

盧明峰、盧春峰【父親盧光輝】盧尚斌、盧尚賦【父親盧光炤】盧武傑【父親盧光煌】盧星晃第七代【父親盧光映】

盧志銘、盧士瑞【父親盧昭洋】盧國正【父親盧昭儒】盧明謙【父親盧昭統】盧達生第七代【父親盧昭堯】

盧羿文、盧彥鈞第七代【父親盧振彬】


【盧火條派下】

盧錦和、盧慶祥、盧百福第五代【父親盧火條】

盧連壽、盧連登、盧連麒、盧連吉、盧連捷第六代【父親盧錦和】

盧正剛、盧武峰【父親盧慶祥】盧洛雄、盧啟逸、盧昭毅、盧文哲第六代【父親盧百福】

盧賢一、盧賢俊、盧賢傑第七代【父親盧連壽】盧知銳、盧佩文【父親盧連登】

盧益振、盧龍振【父親盧連麒】盧信宏第七代【父親盧連吉】

盧德志、盧瑞仁、盧瑞峰【父親盧連捷】盧侯文【父親盧正剛】盧冠豪第七代【父親盧武峰】

盧威宇【父親盧洛雄】盧柏如第七代【父親盧啟逸】

盧銘賜【父親盧昭毅】盧柏宇第七代【父親盧文哲】


【盧星豆派下】

盧油杉、盧春旺第五代【父親盧星豆】

盧義禮、盧義鑑、盧義嚴第六代【父親 盧油杉】

盧晉祿、盧晉欽、盧三郎、盧忠男、盧晉慶第六代【父親盧春旺】

盧永勝、盧永亮【父親盧義禮】盧永弘、盧永哲、盧永痦臚C代【父親盧義鑑】

盧永俊、盧永峰第七代【父親盧義嚴】

盧潁昭、盧潁思、盧潁信【父親盧晉祿】盧則翰第七代【父親盧晉欽】

盧潁俊、盧潁華、盧潁輝【父親盧三郎】盧冠宏第七代【父親盧晉慶】



若需第八代以後族譜,請電子郵件給我索取 marklu123@gmail.com




土地所有權未辦繼承,被地政機關列冊監管,好可惜,快去辦繼承喲!否則將遭政府變賣

盧春旺 三芝鄉. 新小基隆段埔頭坑小段. 00430012. 100% 五筆土地未繼承

盧春旺. 三芝鄉. 北新庄子段店子小段 00740002. 50% 五筆土地未繼承

盧水井. 三芝鄉. 北新庄子段店子小段 03030001. 10% 二十八筆土地未繼承

www.tamsui.land.ntpc.gov.tw/web66/_file/1359/.../84-98%2009810.pdf



很多很多年前的老照片、泛黃舊照片、滿滿的回憶



盧水井阿祖


西元1946年由左至右盧榮雅五叔公、盧京州三叔公、盧楊柳伯公、盧新松阿公、盧煙地四叔公


西元1946年由左至右五姑婆、三姑婆、貳姑婆、四姑婆、六姑婆


盧鏗鏜、盧美錦、盧華美(1)謝國忠、盧美妍、盧新松、盧莊玉、郭賦美、盧鏗鎗(2) 謝正能、盧華川、謝正輝【台界化工】、郭賦美弟弟


盧春安


幫傭、林舜英、盧莊玉、盧新松、盧華川、盧華美、盧鏗鏜、盧春安、盧春如


盧鏗鏜、盧春安在廈門街86-1號


盧鏗鏜及林舜英在天仙子對聯前合影


盧鏗鏜林舜英婚禮有盧莊玉、盧新松、盧楊柳長輩主持


盧春如、盧春安


盧春安


盧春安、林舜英


林舜英、盧春安、盧鏗鏜


林舜英


盧新松阿公


郭賦美、郭賦美弟弟、謝正輝、盧鏗鎗


盧鏗鎗、郭賦美、盧惠英、盧惠香、盧世進、盧信吉


西元1960年盧光煌及妻子婚禮有楊柳妻、京州妻、盧京州、盧楊柳長輩主持






芝蘭三堡土地公埔庄土名土地公埔一○一之一、一○一之二



立遺囑書字人盧郭氏,有仝先夫在日生遺六男:長男家齊、次男平治、參男
泉發、四男水井、五男火條、六男星昱。因長男家齊不幸去年辭世,生遺一男柑
摭等,氏竊慕九世同居,一荊為誓,欲俾爾曹效之,無如生齒日繁,每啟猜嫌,
則欲強而華之,而情難不若圖而渙之,而勢易也。興思及此,隨向各房孫子相商
分爨,無不聽命。爰是邀請族親姻戚到家酌議,將承先夫遺下物業、田園、厝宅、
家器、農具、錢銀、五谷〔榖〕
、六畜以及來往賬目、什物等項,先抽起余費養
贍、長孫應項、季子聘儀各款資費,其餘物業等項,無論肥磽巨細,品踏照甲,
憑公按斷,焚香禱祖,拈 為定,俱作六份均分,此係至公無私,爨既已分,各
宜照 管業,勤儉為要,不得爭長競短,致傷骨肉而乖手足,來日各房丕振鴻圖,
大啟駿業,是所厚望焉,合欲有憑,立遺囑書字壹樣六紙,各執壹紙存照。
一、抽存新庄仔庄大圳頂買洪令等水田、山埔、物業壹所,又新庄仔買張鵬
等物業壹所,又買洪炭等物業壹所,俱係為公祭田,與長房金姣輪流承收租稅,
應得之年,所收租稅作六大房,輪流祭祀祖先,併帶買洪令印契連上手,共伍紙,
又買洪炭印契連司單、上手全宗,俱付平治收賬,要用之日各取出公用。照。
一、抽存小圭籠埔頭庄,買江安養等水田、山埔、物業壹所,付余掌管,歷
年收租為養贍之資,至壽考已後,將業掄財抵費,有剩缺者應作六份均分,併帶
契券全宗,付余及季子、星昱仝收存。照。
一、公議林仔街崙頂買家金盛等水田、埔地、物業壹所,內抽出小租谷〔榖
〕肆拾貳石,付長房長孫柑摭掌管,永為己業,併帶契券全宗,俱付收。照。
一、長房長孫柑摭, 拈得林仔街崙頂,買家金盛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
又石頭厝買劉文元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又小圭籠舊庄買蔡頂招、江曾氏等
水田、山埔、物業全所,俱付柑摭掌管,永為己業,併帶契券全宗,俱付管收。
照。
一、貳房平治 拈得雲廣坑庄,與世馨、世祖合買家君旺等水田、山埔、物
業一所,作伍份均分,世馨、世祖應得一份付平治掌管為業,併帶契券全宗亦付
收管,又連溪鎮興庄買蕭神祝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與四房井水合管為業,
併帶契券全宗,亦仝合收。照。
一、參房泉發 拈得桂竹圍,買黃興隆即萬得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又
錫板庄仝添壽、三情合買周水盛等水田、山埔、物業三份,應得一份之額,又北
投洋庄,買陳英等水田、山埔、物業壹所,又新庄仔庄買郭家、楊家物業全所,
又土地公埔庄,買林成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所大屯庄買張揚波、張揚藻大
租、楊大一佃,俱付全發掌管,永為己業,併帶契券各全宗,付管收。照。
一、肆房水井 拈得新庄仔,買林茶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又八連溪土
地公埔庄買王明等水田、山埔、物業兩段,合為一所,俱付井水掌管,永為己業,
併帶契券全宗,俱付收管,又八連溪鎮興庄買蕭神祝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
與貳房平治合管為業,併帶契券全宗,亦仝合收。照。
一、五房火條 拈得大屯庄,買許阿淡、謝致成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
及買張波、張藻大租在內,與六房星昱仝管,永為己業,併帶契券全宗,一仝合
收。照。
一、六房星昱 拈得新庄仔溪底,買林資修、林江流等水田、山埔、物業一
所,付星昱掌管,永為己業,併帶契券全宗,供付管收,又大屯庄買許阿淡、謝
致成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又張波、張藻大租在內與五房火條,合仝掌管為
業,併帶契券,亦仝付收。照。
一批明:土地公埔庄買顏士江等水田、山埔、物業一所,依時公估平治備出
承業,?銀充足,付柑摭、泉發、水井、星昱等,各收應份物業,仍銀完足,將
全所業歸付平治掌管,永為己業,併帶契券全宗,俱付管收。照。
一批明:大屯庄買許阿淡、謝致成等水田、山埔、物業內抽出小租谷〔榖〕
四拾石,依時公估火條備出承業,併銀充足,付柑摭、井水、全發、星昱等各收
應份物業,仍銀完足,將小租谷〔榖〕四拾石歸火條掌管,永為己業,併帶契券
全宗付收。照。
一、抽出佛銀四佰大元正,付季子星昱收入,為婚娶聘儀之資。照。
一、各房孫子各有私蓄,本銀創置物業,皆有字據、賬目、炳証,公則公分,
私則私管,公私有別,各目清明。照。
一批明:仝金姣分約字壹紙,交付水井收存,要用之日,須自取出。公照,
照。
再批明:余每年應收養贍租谷〔榖〕
,聽余不論從某房同食,將現年租谷〔
榖〕抵完,來日他房不得爭長較短,聲明照。
代書人 陳斐如(花押)
知見人 表伯 陳光輝(簽名)
陳登元(花押)
母舅 郭四福(花押)
堂叔 永教(花押)
光緒貳拾年八月 日 立遺囑書字人 盧郭氏
仝分約字人 長房長孫 柑摭(花押)
貳房次男 平治(花押)
參房參男 泉發(花押)
肆房四男 水井(花押)
五房五男 火條(花押)
陸房六男 星昱(花押)


芝蘭三堡土地公埔庄土名土地公埔一○一之一、一○之二


仝立 書合約字人長房伯父盧金姣,貳房侄平治、火條、泉發、星昱、井水、
柑摭等,竊開九世人同居,張公藝之高風可慕,七百口共爨,宗陳慶之軼事猶存,
姣等非不心焉慕之,欲使眾曹效之,庶幾雁序,克敦鴻圖丕展也。但胞弟文良早
年身故,而世事如棋,人心不古,況姣與弟婦郭氏等耄期將至,滿眼兒孫與其合
住,紛囂何如分后靜 ,於是喚集諸子侄,並向弟婦郭氏等相議妥當。爰請房親
姻戚到家相商,將祖父遺下所有遺置山埔、水田、厝宅、物業、銀錢、米粟、賬
目、來住家器、農具、畜生、豬牛種子什物等項,截長補短,配搭公平,作對半
均分。禱告祖先,拈香為定。今日拈香立約,以後各業各管,克儉克勤,肥瘦無
私,美惡均受,不得爭長競短,致傷和氣,惟願加深友愛,振耀前光,爭光建置,
垂裕後世,是所厚望也,此係至公無私,各無反悔,今欲有憑,仝立 書合約字
壹樣貳紙,各執壹紙存照。
一、抽存新庄仔庄大圳頂,國芳記買洪令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買洪
輝良物業全所;又新庄仔庄國芳記買張鵬等物業、厝宅等項,年收租銀玖員;又
買洪炭等物業、風水、園地、芋田等項,年收租銀壹員。俱各存為公業,長、貳
兩房仝管,年收租項,輪流祭祀祖先。長房收買洪令等司單、丈單,共貳紙,買
輝良契壹紙,買張鵬契全宗,買張揚波、張揚藻大租印契壹紙,貳房收買洪令等
印契、上手共伍紙,買洪炭等印契連司單、上手全宗,買張揚波、張揚藻大租司
單壹紙,要用之日各取出公用。照。
一、抽出大屯庄、後厝庄斗傳坑,仲蘭買賴科番等水田、山埔、大埤、物業
全所,又仲蘭買楊水盛等水田、山埔、物業、大埤全所,又芳記買張揚波、張揚
藻等大租在內;又新庄仔庄溪底,國芳記買林江流、林灶生等水田、山埔、物業
全所,各付長房管,抵還前欠私銀完訖。數賬面完清楚,交收芳、成記合買契券、
約字全宗,併帶契券各全宗,付管收照。
一、抽出土地公埔庄,國香買顏土江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國芳買林
成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鍋版庄,國芳記仝家添壽、三情、用芳、成記合
買周水盛水田、山埔、物業作參份立約、合管,付貳房平治、井水、火條、泉發、
星昱、柑摭掌管,抵還前欠私銀完訖,數賬面完清楚,交收芳、成記合買契券、
約字全宗,併帶契券各全宗,付管收照。
一、長房伯父金姣 拈得新庄仔庄,芳記管得神機租買吳仔、吳連等水田、
山埔、歷地物業全所,帶瓦厝、草厝全座,厝宅等項在內,又新庄仔庄,芳記管
得仲蘭父買林俊水田、物業全所,又新元仔庄,芳記管得國芳記買郭種助水田、
物業全所,又新庄仔庄溪底,國芳記買李日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草埔尾
庄,國芳記買蕭水、蕭遺等鍾開全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草埔尾庄,國芳
記買楊家水田、物業全所;又小基籠新庄仔庄,仲蘭、國芳買江阿水、王貽等水
田、物業全所,又小圭籠山豬窟庄,國芳記買江福成等水田、物業全所及芳記買
張揚波、張揚藻大租在內。又水
?
頭中田寮庄,國芳記買家石等水田、物業全所;
又北投庄,頁〔業〕地內國芳記買陳娶彩水田、物業全所,又嘎嘮別庄水磨口,
國芳記買陳英等水田、物業全所,俱各付長房金姣掌管,收租納糧,永遠為己業,
併帶契券各全宗,付管收照。
一、貳房侄平治兄弟侄等 拈得石頭厝庄,仲蘭公買劉文元等水田、山埔、
物業全所,又林仔街崙頂,仲蘭公買家金盛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雲廣坑
庄,國芳記、世祖、馨祖合買家君旺等水
田、山埔、物業全所作伍份均分,世祖、
馨祖應得壹份之額,又新庄仔庄溪底,國芳記買林圓修、林江流等水田、山埔、
物業全所;又小圭籠舊庄,仲蘭公國芳記買蔡頂招、江曾氏等水田、山埔、物業
全所;又小圭籠埔頭庄,國芳買江安養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新庄仔庄,
國芳記買林茶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新庄仔崗,國芳記買郭家、楊家等地
基、物業全所;又北投洋庄,國芳記買陳英等水田、物業全所;又八連溪鎮興庄,
國芳記買蕭神祝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大屯庄,仲蘭公買許阿淡、謝致成
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及買張揚波、張揚藻等大租在內;又灰窯仔庄種竹圍,
國芳記買黃與隆即萬得等水田、山埔、物業全所;又八連溪土地公埔,國芳記買
王明等水田、山埔貳段合為全所;又大屯庄,芳記買張揚波、張揚藻大租、楊火
壹佃,俱各付貳房平治兄弟侄掌管,收租納糧,永遠為己業,併帶契券各全宗,
付管收照。
一、批明:長房備出佛銀陸佰元,貼貳房起厝之資,銀即日現交平治兄弟侄
人等親收足訖。照。
一、批明:抽出佛銀柒佰元,長房伯父金姣收取為養贍衣食費用之資。照。
一、批明:抽出佛銀貳佰元,付貳房侄火朝、星昱仝收取為婚娶聘禮之資。
照。
一、批明:新庄仔庄買林茶等承林同、林晉合買吳元等印契,交貳房收存,
要用之日取出公用。照。
一、我長、貳兩房各有私蓄,本銀創置物業,各有字據為憑,數目炳証,公
則公分,私則私管,
〔公〕私有別,類項分明,各有清楚並無異言。照。
一、再批明:至明治參拾參年間,收買張鵬等份內厝宅、山埔、物業併契券,
全裝付水井,歸壹掌管,聲明照。
代筆人 盧金聲(花押)
知見人 姻親 陳登元(花押)
胞姪 仲賓(花押)
知見人 堂弟 永教(花押)
烏頭(花押)
金沛(花押)
在場人 胞弟婦 郭氏(花押)
長男 聲廳(花押)
光緒拾捌年歲次壬辰桂壹月 日 立 書合約字人 盧金姣(花押)
星昱(花押)
水井(號)
平治(號)
泉發(花押)
火條(花押)
柑摭(花押) 





























【附錄·根德水車園區、盧根德先生的生平】 根德水車園區是紀念盧根德先生而命名,石碑後面則有一座解說牌,簡單介紹盧根德先生的生平。 盧根德(1895-1954),國語學校師範畢業,歷任小基隆、北新庄公學校老師,1925年任三芝庄助役(秘書), 1929年任三芝庄庄長,任內積極開拓建設三芝的交通,北新庄仔到小基隆、 小基隆經橫山到石門的道路, 就是盧根德庄長時代建設的。 贏得鄉民肯定及推崇,戰後也當過台北縣議員、台灣省議員等職。 根德水車園區位在台2線旁,園區裡一座三連式水車,透過三座水車連動的運轉,驅動發電機發電, 提供水車園區設施電力,期望藉此喚啟觀者愛惜資源,並藉以推廣環保觀念。 http://blog.xuite.net/akao_chen/mntnsea/61070310 http://hantianblog.com/archives/567



【附錄·盧修一的生平】 盧修一先生,法國巴黎大學政治博士,曾任教於文化大學、清華大學。畢生為台灣民主努力付出, 卻遭國民政權誣構入獄。盧修一出獄後便參與民進黨,並且連續三次高票於台北縣當選立法委員。 被視為參選下屆台北縣長的強棒,但是因患癌而未能參選。但他在縣長選舉最後一夜為民進黨提名 台北縣長候選人蘇貞昌站台,當著萬餘人面前下跪求票,使選情告急的蘇貞昌的選情立即逆轉, 被認為是蘇貞昌獲得勝選的重要關鍵。李登輝總統、杜聰明、盧修一、江文也聲望卓著,是三芝鄉的賢達人士, 因此有【三芝四傑】著稱。淡水老街的三協成餅鋪設有盧修一紀念館,導覽簡介盧修一的生平事蹟。 盧修一除了是一位政治家之外,也長期關心台灣的文化,盧修一與藝術界熱心人士共同成立白鷺鷥文教基金會, 對長久以來被忽略的本土藝術文化進行保存與發揚,並經由社會教育的途徑,使之達到普及的功效。 台灣詩人路寒袖、詹宏達為盧修一創作的【溫馴的背影】紀念歌曲。廖末喜舞蹈劇場藝術總監, 將立委盧修一為台灣民主的努力,以及與妻子陳郁秀的愛情故事,創作舞碼【愛的不得了】,故事內容令人動容。



【附錄·日治時期台灣少年飛行兵】 臺灣由於地理位置的適當,也成為特攻隊的重要基地,分別在臺中、臺南、新竹、宜蘭四處設置神風特攻隊基地機場。 1943年十月底日本海軍在台灣徵召四十四名特攻隊員,高雄二十四名、台南二十名為「神風特攻隊」隊員, 以「新高特別攻擊隊」之名有別於其他日人(日人稱玉山為新高山),並在岡山航空工廠製造特攻機。 昭和20(1945)1月15日首次自臺中大雅清泉崗機場,起飛海軍第一新高隊特攻機,進行自殺攻擊任務: 另外當時為神風特攻第8期隊員盧健珍 (元陸軍軍曹蘆原徹,1944年戰死)。 昭和20年(1945)的前半年,由臺灣起飛的特攻隊,相繼派往硫磺島、沖繩島參與戰役,特別是沖繩島得「菊水作戰」。 綜觀從臺灣基地出動的特攻隊,陸軍特別攻擊隊菊水隊出擊架次最多者,首推新竹機場,次為宜蘭。 【附錄·錫板楊家、楊彩南訪談錄】訪問者:張炎憲、戴寶村、高淑媛 國民政權實施耕者有其田、強徵地主土地是楊彩南當鄉長時辦理的。 民國三十八年(一九四九)時先實行三七五減租,有租田的都去報。當時不知道日後要實行耕者有其田, 都去寫三七五租約;有寫三七五租約的田都被徵收。一個人可以保留3甲,但要單業的才可以,若共業不能保留。 地主領實物債券照規定算,領了十年後就沒有了。還有股票,農林、水泥、工礦、紙業都有, 票面10元才能賣到1元而已,水泥股行情較好才能賣到1元多。差不多放領兩年多後,就有人來收購, 大部分股票都便宜地賣掉了。如林燈是宜蘭農林學校第一屆畢業的,他的朋友淡水也有,三芝也有, 我也曾幫他收購。假如我買水泥股一股買1.5元,他算我一股1.8元,我賺其中的差價。派人來買股票主要是公司。 有些老人家很怨嘆。比如我本來有100多租,變成一年只能領20石,領了十年後就沒有了。 有些老地主生活變成很艱苦,比做穡人更苦。有些十多石租的小地主,被徵收後什麼都沒有,實在損失很重。 也有地主將實物債券拿來賣。比如我這張一年可以分兩期各領10石,共有20格,可以一次就賣掉, 但要給買的人折價。大都賣給生意人、富人、佃農,普通是糧商較多,屬個人買賣。實物債券很有用處, 可以抵稅金,如領到地的人,每年要繳地價稅,可以拿實物債券去繳,債券上頭沒有記名。拿 債券去繳的好處是,如佃農要繳10石,繳穀子給農會時,穀子要曬得很乾,重量要夠標準: 拿債券去抵繳時,就不必驗穀子,按債券的價值算,省錢又不麻煩。 比較之下,實物債券比股票較有價值。股票、債券多少都是政府配的,自己毫無選擇的機會。 頭家的損失是說不出來的重,可以說土地都沒有了。以我自己而言,在徵收前有100石租, 年冬再壞至少也有60石的收入。三七五減租之後,約剩下一半,徵收之後,一年只剩下20石, 十年後就沒有了。損失實在不得了,有些年紀較大,較想不開的人會去自殺。 一生幾十年賺錢買了這塊土地,被徵收走,?的很悲哀,悲哀得無處可訴,等於是被搶走了一樣。 也有生氣不去領的地主;也有一些地主抱著「假如我不去領,也許政府會將土地還我」的想法, 像我姊夫江圳就不去領,但也無法避免損失。 我被徵收了3甲多地,我的地和大哥共有。父親有五個孩子,買地給我們時, 每一塊地都登記兩個以上的名字,像我這塊田是登記我和大哥共有,全被徵收。 若登記共有,但自己在耕作,像我大哥這樣,才能保留。自耕沒有限制面積,耕作幾甲保留幾甲。 單業的地主沒有在耕作,最多只能保留3甲。但個人的耕作能力畢竟有限,日本時代戰爭時人工很不好請。 因?政府規定百姓自二十歲起到五十歲,每人每個月要做十天的公工,到水源頭挖地洞等, 或到海邊做工事,雖然有工錢,但沒有領,直到終戰後才領。 徵收時,四十二年(一九五三)我剛好當鄉長,很多人來訴苦情,但我也沒法度, 只能告訴他們,我自己的土地也被徵收了,無言以對。當時徵收工作每一步驟都有規定期限, 我必須照期限完成。當時推行工作不會很困難,三七五減租時,陳誠逼很緊,沒有地主敢阻擋。 而且即使地主消極地不去登記,佃農去登記就算數,佃農哪一個不想去登記!土地放領也是一樣,佃農去登記就算數。 實行耕者有其田時,縣政府派人下鄉從事致命宣傳、督導。我當時最感困難的是怕?誤規定的期限。 普通佃農耕作的範圍並不是剛好一筆,如一筆地有兩個人耕作,就要辦分割。 但是時間限制在一定期限裹要做好,有時實在做不完,上級就說要記過。一被記過, 一年的獎金就報銷了,所以大家都拚命做。 當時反抗無法度,地主誰敢反抗?林獻堂最有錢,也當省參議員,反對三七五, 後來政府要捉他,他只得逃到日本。陳誠大惡,陳履安出來選時,我不想講而已,他的父親孽做了多少! 還想當總統。地主們不滿在心內,只敢暗中講一講,公開沒有人敢表達不滿,當時我們的想法, 只能怨嘆自己命不好。我們知道,命是注定的,只有運才能改。歲數較多的老人家, 到我這裹來說:「我賺一輩子的錢,才能買這幾分地,一下子都被徵收。」說起來眼淚直直落。



族譜若需更正請電子郵件給我們  marklu123@gmail.com